星期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快讯 > 专题报道 > 喜迎十八大十年新变化 > 正文

不了的黄河情


      小时候,最喜欢和小伙伴跑到老家村东边的麦场里玩耍,不只因为那里场地大,更多地是因为从那里能偷偷溜到黄河边去玩,那时黄河水量都很大,黄河波涛的汹涌澎湃,连天的吼声深深吸引着年幼无知的我们。但一次历险却成为我一生永远珍藏的记忆。

     记得那是一次黄河涨水过后,村里人都去黄河里挑拣从上游冲下来的煤炭,用于家庭烧饭用,大人们在一起忙碌,我和小伙伴在洪水退去的河滩里嬉戏,也许是好奇,看到有一大滩水,很浅很浅,就径直走了过去,也许是少不更事,我怎么也没想到那是一个很大的漩涡,刚踏进去,身子就直往下陷,我越挣扎,反而下陷更快,转瞬间,多半个身子已陷进淤泥里,这时的我才感到恐惧,求生的本能让我大声的哭起来,在远处忙碌的大人这才注意到我面临生存的危机,都跑了过来,大人一人抓住我一只胳膊,使劲往外拽我,经过一番努力,终于把我拉出了漩涡。

      如今,儿时的许多记忆已越来越模糊,但这次经历却永远铭刻在我心里。虽然有些不愿相信,但现在想来,也许那时的我就注定与黄河的这一份不舍的情了!

后来,考学去外地,原以为从此就要远离黄河,不曾想黄河人注定离不开黄河,93年初刚完成学业的我就被分配到大荔修防段工作,单位领导安排大卡车送我到百里之外的华原工区。时至今日我仍记忆犹新,一进入华原工程防汛路,车辆就在雨后的泥泞中一阵颠簸,震得屁股生疼。送我的师傅就告诉我,这是进入工程最好的路。这条“最好的路”就成了我对黄河工程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  工区留给我的第一印象其实并不好,偌大的院落散乱的坐落着一些很陈旧的瓦房,围墙紧紧靠在坝坡坡脚,院内道路更加不堪。分给我的宿舍是两人一个房间,我和一位老职工住,斑驳的墙壁,一边已坠落的顶棚,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。虽说条件艰苦我有思想准备,但说实话还是有些许超出我的想象。

      此后几年间,我一直待在这样的环境里,工作无外乎防汛、施工,仅此而已。岁月更迭之间,也慢慢了解了单位的历史和现状,“远看是卖炭的,近看是讨饭的,到面前一看是修防段的”,坊间的笑话真实反映了那时单位的状况。但较之于客观条件的艰苦,更让人难受的其实是如何打发工作之余的空闲时间,基层工作都是些具体事情,工作强度也不太大,伴着我度过那些岁月的就是书籍和悄然东去的黄河水。然而就是在这日复一日的时光流逝中,我逐渐学会了如何忍受孤独,学会了如何排解寂寞。学会了不妄自菲薄。其实想想,对黄河最大的感情不在于她给了我一份工作,而在于她教会了我去怎样对待生活,怎样学会快乐生活,怎么在不被人关注的情况下让自己更加充实。

      时光荏苒,参加工作已近20个年头,其间感受过风里来雨里去来回奔波的辛劳,感受过一年360天驻守施工工地的漫长,感受过事业挫折带来的困惑;但令人欣慰的是一路走来,我更感受到了工程完工后让自己满满的成就感,感受到了工资从200元涨到2000余元的喜悦,感受到了从羡慕别人有70平米单元房到拥有100余平米住宅的满足..

      细细想来,人生本就如此,爱也好,怨也罢。生活就是在痛苦与委屈、欢喜与快乐中交替。只要你努力了、付出了,不管过程有多艰难,但最终一定有回报!

如今,已经年近不惑的我由于工作岗位的变动,已不能天天守在黄河岸边,但每每有机会靠近黄河,我都会在河边停留许久,再次回忆那些在河岸边逝去时光留给自己的震撼:儿时的记忆,工作的喜悦与艰辛,离开的不舍,那种别样的滋味总能充盈心头,让我品味很久。

      记得一次去河边,一位新参加工作的同事问我站在那儿想什么,我笑了笑,没有说什么。因为我知道我无法给他说清楚,经历是一笔财富,也许此时的他尚无法体会到我心中对黄河的那份绵远悠长的依恋!

字号   |  收藏 |  打印